TEL::0898-88889999

网站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主营项目

  • Kaiyun官方网_请问,运城哪里可以免费办健康证?有知道的
  • 羊排吃着美太太,记录一下我的生活~_Kaiyun官方网
  • “Kaiyun官方网”晋城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
  • Kaiyun官方网_【IPO】纳芯微拟收购昆腾微控股权,已达
  • “Kaiyun官方网”吕智临开展巡河并就水利工程进行调研
  • 盛茂林来我州调研安全生产和消防工作‘Kaiyun官方网’

主营项目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营项目 > 主营项目五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

本文摘要: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

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

昔日战火纷飞,他们冲锋在战场,为了民族、国家舍生取义;

今日山河无恙,他们长眠于烈士陵园,等待亲人的一束鲜花、一句问候。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

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

昔日战火纷飞,他们冲锋在战场,为了民族、国家舍生取义;

今日山河无恙,他们长眠于烈士陵园,等待亲人的一束鲜花、一句问候。

9月26日,安徽省淮北市,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内,一群人手持白花,站在烈士纪念碑前静静哀悼。

他们是来自邯郸的19名牺牲在淮海战役中的烈士家属。

当天,大名籍、魏县籍、涉县籍、成安籍、武安籍等19名邯郸籍烈士在牺牲75年之后,他们的英名被镌刻到双堆集烈士陵园的墓碑上。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1)

一场跨越75年的“相聚”

“爹,我是你的孩子,我来看你了,你能‘看看’我吗……”9月26日,在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内,来自邯郸大名县74岁的韩玉芳,在女儿祁红波的陪同下,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她手捧菊花,跪在刻有父亲姓名的忠魂碑前,失声痛哭。

韩玉芳的父亲韩文清,生于1923年,1948年12月在淮海战役双堆集歼灭战中光荣牺牲。而韩玉芳是1949年1月出生的,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牺牲一个月了,她是韩文清唯一的子女。

“我还没有出生,父亲就去当兵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提到从未谋面的父亲,韩玉芳仍然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作为烈士的遗腹子,关于父亲生前的一切她都是从母亲和爷爷奶奶嘴里听说的。

“我的父亲是家里老大,为人本分老实。1947年参军,成为刘邓大军麾下三纵队九旅二十六团战士,1948年12月牺牲在战场。

”年幼的韩玉芳并不懂得“牺牲”的真正含义,她时常会询问母亲:“父亲去了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母亲每次听到这些问题后,都会沉默半晌,然后紧紧地抱着她,坚定地说道:“你的父亲,去当英雄了。”得到此答案,韩玉芳幼小的心灵得到了慰藉,可是她却时常看见母亲在午夜里哭泣。

韩玉芳说,父亲牺牲后,家人就一直在寻找父亲的遗骸,但一直没有找到,直到1999年母亲病逝时还念叨着她朝思暮想的丈夫。

时光荏苒,如今韩玉芳已成为两鬓斑白的老人。

9月1日,当“为烈士寻亲邯郸志愿服务队”的队员找到她,并告诉她韩文清烈士的埋葬地时,她捧着已残破了的烈士证,哭得泣不成声:“我终于找到了,娘,你知道吗,我找到爹了。”

从邯郸到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500公里,7个小时,韩玉芳紧紧抱着从家乡带来的酒和水果,终于与父亲“相聚”,这种跨越时空“相聚”的感动,让所有在场的人热泪盈眶、情难自已。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2)

寻亲是三代人的心愿

72岁的李林,站在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内的忠魂碑前,指着李海科烈士的名字哽咽地说:“李海科是我的大伯,1947年参军,1948年牺牲。”

李林说,大伯离家参军的时候刚满20岁,牺牲时21岁,未成家。

“曾经爷爷坐着火车,从魏县来到安徽,但是没找到,哭着回去了。”李林说,他只知道大伯在淮海战役的一场战斗中牺牲,在那个信息不通畅的年代,千里之外寻找谈何容易。

李林的爷爷、奶奶及父亲,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再次见到自己的儿子、哥哥。李林也把这位未曾谋面,但从小时候就不断听说过的大伯当成至亲。

如今终于得知大伯埋葬地,他和爱人那种激动的心情,记者是能感受到的。

当天李林的爱人拿着干净的白布不停地擦拭着纪念碑上李海科烈士的名字,边哭边念叨着:“大伯,我们来了,我们‘团聚’了,下次让咱家孙子孙女一起来看你。

几十年中,这个家庭多次寻找这位让三代人魂牵梦绕的亲人,但碍于信息闭塞等原因,一度停止。今年9月份,当志愿者们找到他时,再度燃起这个家庭的信心,在志愿者的帮助指引下,李林终于在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的忠魂碑上找到了烈士李海科的名字。

李林说,1948年和2023年是全家人都永远牢记在心的两个年份。1948年,大伯李海科牺牲在淮海战役双堆集歼灭战中;2023年,历经曲折终于找到了大伯的安葬地,实现了一家人的“团圆”。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3)

一次延续革命精神的祭拜

“爷爷,我们来看您了!”抚摸着刻有烈士庞俊礼名字的忠魂碑,烈士庞俊礼的孙子庞朝珍和重孙庞晓杰,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思念。

从1948年到2023年,从邯郸市大名县到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跨越75载、途经500多公里,9月26日,庞俊礼烈士后代与烈士在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重逢”。

当23岁的庞晓杰站在刻有曾祖父名字“庞俊礼”的忠魂碑前,内心百感交集。他曾听父辈说,曾祖父庞俊礼参军时刚满23岁,参军数月后家里就接到其在战场上牺牲的消息,当时他的曾祖母始终不肯相信,直到那一张“烈士证书”寄到家中时才接受现实。

75年过去了,那张烈士证明仍然完好如初,全家人想要寻找到庞俊礼烈士遗骨的信念越发坚定,但因为信息不全始终找寻未果。

今年9月2日,志愿者们找到庞朝珍时,全家人的寻亲希望再次被点亮。得知庞俊礼烈士安葬在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内时,庞晓杰也要求随父亲一起前来,祭拜曾祖父。

“爷爷牺牲的时候和儿子的年龄一样,刚刚23岁。如今找到了爷爷的墓地,我们会年年来祭奠爷爷,教育我们下一代要学好爷爷的精神。烈士用鲜血换来的今天,我们不应该忘记!”庞朝珍说。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4)

淮海战役19名邯郸籍烈士“归队”

9月26日当天,牺牲在淮海战役中的大名籍、魏县籍、涉县籍、成安籍、武安籍等19名邯郸籍烈士姓名被镌刻到双堆集烈士陵园的墓碑上。

淮海战役是1948年11月6日至翌年1月10日,在以徐州为中心的广大区域内,对国民党军队进行的一次大规模战略性进攻战役。此次战役,中国人民解放军以60万对80万,是我军战史上一次辉煌的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

今年4月底,江苏省徐州市淮海战役纪念馆魏天梅主任得知邯郸有支“为烈士寻亲志愿服务队”在寻找淮海战役中牺牲的邯郸籍烈士。为此,该纪念馆资料处查阅整理出邯郸市及下辖区县的烈士名单,并与志愿服务队联系,为他们提供了一份407名邯郸籍烈士名单。

据志愿服务队队长魏喻亮介绍,拿到这份名单后,经与纪念馆沟通,他们了解到这些烈士的牺牲地、安葬地都不在徐州。

志愿者经过仔细甄别核对后,发现有300余名烈士当年牺牲或安葬在宿县周边。

“没有这些烈士就没有我们美好幸福的今天。

能够帮助烈士寻找到亲人,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荣幸。”抱着这个信念,拿到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传来的名单后,志愿者们立刻投入到为淮海战役牺牲的烈士们确认身份、寻找亲属的行动中来,利用近三个月的时间,查阅各区县地方志,对每名烈士的身份进行甄别核实,最终得知在这份名单中牺牲或安葬在双堆集附近的有136名。

然而,通过与双堆集烈士陵园多次核查确认,该陵园的忠魂碑上并没有这136名烈士的名字。

了解到这么多邯郸籍烈士在忠魂碑上没有名字,志愿者们又专门把名单中各区县烈士名字划分出来,再次确认。为了让这些烈士们早日“归队”,邯郸市及各区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安徽双堆集烈士陵园也全力支持、配合核实每一位烈士身份……经多方合力,最终确认这136名烈士中,有120名烈士安葬地在双堆集烈士陵园。

在多方核实、甄别、整理好烈士资料后,8月29日队员们开始第二批淮海战役邯郸籍烈士线下寻亲活动。至9月16日不到20天时间,他们行程1828公里,寻访邯郸市6个县区,44个乡镇、75个村庄,成功为55名烈士寻找到亲人。

9月19日,邯郸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经过严谨的甄别与核实后,确定出第一批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19名烈士名单,并安排业务处室负责人专程到双堆集烈士陵园对接补刻烈士英名及后续寻亲相关事宜。

早在今年7月初,邯郸爱眼医院冯书强院长了解到志愿服务队为烈士寻亲的消息后,便主动提出帮助支持并动员其员工们参与到为烈士寻亲活动中。

此次祭拜活动中,该医院联合寻亲志愿服务队出资组织烈士亲属到双堆集烈士陵园对烈士们进行祭拜。

许凤岭的爷爷是这19名烈士中的一位。

许凤岭告诉记者,爷爷1947年离家,1948年12月牺牲在王儿庄,多年来他和家人一直在寻找爷爷的下落。“要不是志愿者,我们还不知何时能来给爷爷祭拜。”许凤岭说。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5)

为烈士寻亲邯郸志愿服务队大名县蓝天救援队小分队志愿者赵宽回忆曾经在大名县大街乡摆渡口村寻找许全烈士的场景。

“许全烈士本名叫许金,由于时间久远,老人名字又发生改动,寻找起来十分困难。当从村里老人口中打听到许全烈士的孙子许凤岭住址时,我们特别激动,直接找到了他。

”赵宽说,当许凤岭得知爷爷安葬地找到的消息后,他本人也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此次寻亲之旅,在“团圆”中落幕。在离开双堆集烈士陵园时,该陵园负责人表示,其他烈士英名在经邯郸有关部门逐一核对确定后,会陆续镌刻到忠魂碑上。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6)

记者手记:

我深知:什么叫烈士?

烈士,不是一纸证书,不是一座墓冢。

烈士,是父母的孤灯残影,是妻子的长夜难眠,是子女望眼欲穿的泪水,是团圆饭桌上一双闲置的碗筷,是父母坟茔旁的孤独,更是华夏盛世的基石,是永不磨灭的丰碑!

经历此次寻亲之旅,我内心里十分感激这支志愿队,因为有他们的马不停蹄,才得以让烈士家属几代人如愿;因为有他们的执着坚定,才实现了这一幕幕惹人泪流的“团圆”画面。

寻亲之路十分不易,他们遇到过温暖和辛酸,面对过失望和惊喜,每当获得烈士线索后,他们便立刻奔波在不同的家庭和部门之间,尽可能地不让每一位烈士家属失望。

据了解,“为烈士寻亲邯郸志愿服务队”是由退役军人、媒体记者及邯郸市蓝天救援队、邯郸市太行应急救援服务中心的志愿者组成。虽然此志愿服务队2022年4月4日才成立,但其队员们早在2016年就开始了“为烈士寻亲”活动,当年他们成功为14名邯郸籍志愿军烈士寻找到亲人并赴朝鲜进行了祭拜。

志愿服务队正式成立后,队员们又积极投入到为淮海战役邯郸籍烈士寻亲活动中,并在走访邯郸地区200多个村庄后,为186名邯郸籍烈士找到了亲人。

此次寻亲之旅已经告一段落,但为烈士寻亲这条路不会有终点,回到岗位上的志愿者们也将继续为那些未确认家属信息的烈士们寻亲,让他们尽早与家人“团聚”。

如果您有相关线索,或者您想寻找牺牲在战场的烈士时,请拨打邯郸新闻传媒中心新闻热线电话0310-8181890。

邯郸新闻传媒中心记者 赵鸿粼 文/影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7)

中秋节前的特殊“团聚”:19名邯郸籍烈士 75年后“归队”【Kaiyun官方网】(图8)


本文关键词:Kaiyun官方网

本文来源:Kaiyun官方网-www.zghhtyn.com